冰淇淋大爆料丨大排长龙的纽约冰淇淋博物馆里,究竟都有些什么?

作者:小仙浏览次数: 日期:2016年10月22日 10:52

马伊莉丝·邦恩(Maryellis Bunn)小时候曾经幻想过能跳进一个装满冰淇淋上七彩糖针的泳池里。所以就有了这个博物馆。


这位 24 岁的曼哈顿人在上周五为我们打开了冰淇淋博物馆的大门,场面壮观,绝对值得你用最好的滤镜模式拍下来在 Instagram 上炫耀一番。

 

 

这个项目是在纽约人刚经历完一场热浪后开始的,会一直持续到 8 月 31 日,地点在肉库区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Whitney Museum of American Art)旁的一块闲置零售空间里。很显然,许多其他纽约人和她拥有过同样的幻想,30000 张门票在 5 天内就被一抢而光。

曾为 Facebook 和 Instagram 服务过的创意策略师邦恩和她的男朋友、博物馆共同创办人马尼什·沃拉(Manish Vora)很了解他们的目标群体:这是一群迫切需要向社交媒体上的其他朋友们显示他们正在某个地方做着很有趣的事情的 00 后们。

36 岁的沃拉曾经是一位投资银行家,他的 Instagram 账号上展示的生活方式对雄心勃勃的 Instagram 一代颇具吸引力:乘坐直升飞机前往汉普顿,说走就走的迪拜之旅,当然,也少不了冰淇淋。

(1940 年,科学家推断出食用冰淇淋是引发脊髓灰质炎疫情的主要原因,而其依据仅仅是因为统计表明,小儿麻痹症发病案例在夏天更多,而在夏天儿童食用的冰淇淋最多。他们很快发现这一假设是完全错误的。)

冰淇淋博物馆承诺将带来孩提时的夏日回忆,以及甜筒冰淇淋。他们把这些梦想和成年人的消费能力结合在了一起。礼品店里昂贵的七彩糖针售价高达 11 美元,旁边还摆着售价 33 美元的甜筒状 iPhone 手机套。

和许多成功的市场营销活动一样,这种吸引力是经过精心计算的。邦恩说,她仔细地估算过创办一个吸引人们花费 12-18 美元前来的纽约最前沿美食展的投资回报率。它的价格不一定高得离奇,一张门票的价格也不会和纽约市其它热门冰淇淋店(比如 Black Tap 或者 Big Gay Ice Cream)的售价相去太远。

邦恩说,她也曾经考虑过“其它价格点”,比如咖啡。但是和一勺冰淇淋相比,好像没有其它东西给我们带来的快乐能够与之相当。如果把票价考虑进来的话,博物馆的收入大概在 36-54 万美元之间。这个博物馆也不需要支付租金,因为据 TF Cornerstone 零售租赁总监史蒂夫·冈萨雷斯(Steve N. Gonzalez)介绍,这块场地是捐赠给他们使用的,为的是展示该区域“激动人心的全新零售潜力”。

然而沃拉说,利润“最多能达到收支平衡”。

对我来说,这次体验的重点是感官享受的博物馆,它是免费的,并且实质上给 Glade 打了个大大的广告。在冰淇淋博物馆,游客至少会品尝到几种试吃冰淇淋,并在整个过程中与一些玩具互动。

沃拉和邦恩将这个博物馆称为一项“激情项目”,但是在这里,公司市场营销元素可一点也不隐讳,博物馆联合了 30 多个所谓的合伙人或赞助商。其中有巧克力品牌德芙(Dove)提供一些试吃样品,还有福克斯(Fox)也赞助了一整间展室。

有一间展室专门陈列甜筒冰淇淋。墙上覆盖着模糊的碎渣,这些是“将生产过程中损坏的甜筒进一步碾碎后生产成的动物饲料”。游客们还可以买一个糖浆做的气球来吃,并慢慢吸入气球里的氦气(吸入后可使人的声音变得很卡通)。

隔壁是一间冰淇淋勺展室。游客可以舀一勺加了糖的蔬菜起酥油,盛到一个大碗里,为制作“世界最大的冰淇淋圣代”出一把力。

这种体验有一种奇怪的满足感。但是我问道,如果我们所有人做的只是把油放进碗里,那它怎么能变成一个冰淇淋圣代呢?

正专注于那些勺子的伊恩·爱德华兹(Eyan Edwards)说:“你也知道社交媒体的啦,只要看着像就行了。”

还有巧克力展室,里面充斥着甜腻的糖浆甜香味儿。房间的中央有一个巧克力豆袋沙发,这是邦恩放在那里吸引游客坐下、观看墙上旋转液体巧克力投影的。

在房间的一个角落里,一座巧克力喷泉正喷出褐色液体到一个白色柜台上,不得不说,它无法勾起食欲。

 

 

冰淇淋博物馆里一座无法勾起食欲的巧克力喷泉。#icecream #moic

 

绕过这个奇怪的小喷泉后,游客们就能进入博物馆里的主打展室:这个房间里有一个装满了七彩糖针的小池。里面的七彩糖针是由硬塑料碎粒制成的,在你结束这段旅程之后,它们还会粘在你的脚趾头缝里好几个小时不掉。

 

当然了,这还是很好玩儿的,只有几个规则需要注意:脱掉鞋、许个愿、别在池子里潜水。

看着无数光着脚的人们在装满塑料的池子里面踩来踩去的场景,我不禁要问,难道这里没有什么健康隐患吗?

一旁正忙着用扫帚簸箕清扫地板上的七彩糖针的沃拉回答道:“我们准备了很多替换的七彩糖针,所以不要担心。”

在泳池的另一边是欧文·阿达姆·埃迪纳特(Irwin Adam Eydelnant)设计的展室。他是生物医学工程博士,学以致用创办了未来食品工坊(Future Food Studio),总部设在多伦多。

埃迪纳特谈起他设计的最后一个展品“神奇浆果”糖,它能将放在香草软冰淇淋上的柠檬片的味道从酸的变成甜的,他说:“这是一次融合装置艺术、冰淇淋店和试吃的综合体验。”

最后,在这次体验中,博物馆主办方试图唤起你威利·旺卡式的天赋(威利·旺卡是《查理和巧克力工厂》的男主角)。

 

 

更多有趣的冰淇淋 快来关注二微码哦!!

 

所属类别: 公司新闻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